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我们公司位于中山革命老区,抗日战争时期,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奋力抗争,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运用各种歼敌手段打击日本侵略者,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游击战就是歼敌的重要法宝八年抗战,中山敌后游击战蓬勃开展,而五桂山区是中山
 抗日游击战的主战场。
    抗战初期,中共组织和抗日先锋队组织在五桂山东部
的合水口坑和贝头里坑一带活动十分活跃,而后扩展至白
企坑,打下了良好的群众基础。中山沦陷后,中共中山本
部县委利用各种关系,建立了刘震球集结队等各种形式的
抗日武装,并派遣了不少党员到山区工作,为开展敌后游
击战争提供了有力的保障。1941年9月,中共南番中顺中心
县委作出在珠江敌后“发展中山”开五桂山抗日根据

地的决定在勤劳勇敢的山区人民的支持下,中山抗日游
击队在五桂山站稳了脚跟。随着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机
关迁移南朗合水口里,抗日民主政权的建立,五柱山成了
珠江敌后斗争的中心。
    五桂山面积不大,且孤悬敌后,常被日军、伪军、国
民党顽固势力、土交错包围,而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
击队却能在其中发展大,越战越强,成为中山乃至珠江在角洲的抗日中流砥柱,靠的不是高岩深壑,不是茂林坚堡,而是成千上万真心实意拥挤抗日的中山民众特别是山区的民众。抗日战争时期,合水口、贝里、白企乡人民与共产党所领导的抗日武装齐心协力,共御外侮。他们热心支持游击队,踊跃参军参战,捐资赠物为部队解决吃住问题,替游击队侦察敌情,传送情报:他们热爱子弟
兵,救治、照顾伤病员,甚至着生命危险掩护游击队员。历八年抗战,这片热土锻炼和培养了大批干部,涌现出众多抗日英雄和坚强的堡垒户。合里、贝里村至今仍保存的中共南番中顺临工委旧址、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机关旧址、中共中山四区油印室旧址、中共中山县委本部旧址、逸仙大队部旧址、中山县抗日民主政权督导处旧止和抗日交通总站旧址等革命遗址,见证着南朗山区人民是英的人民,南朗山区人民在中国抗日战争中作出的不可磨灭的页献!

牢记历史,缅怀先,继承革命传统:启迪后人,团结奋进,共建幸福和美家园。

1943年秋,南番中顺游击区指挥部和中共南番中顺临时工委领导机关从禺南转移到中山五桂山,以五桂山为依托的珠江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广泛发展。合水口里、贝头里和白企成了敌后抗日武装的重要活动基地。合水口里村先后成为临时工委、指挥部以及中山抗日游击大队和中山县行政督导处的机关所在地。

1943年9月间,指挥部领导林锵云、罗范群、谢斌、刘田夫、刘向东及领导机关先后从禺南转移到合水口里。剑门牌村15号旅美华侨甘容康家的碉楼成了指挥部。

临工委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配合指挥部发展武装斗争,迅速打开敌后游击战争的新局面,建立以五桂山区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1943年5月至1944年初,临工委妇女委员谭本基主持举办了5期6个班的妇女干部培训班。余华娇、余好、黄彩娥等参加了妇训班。

1943年10月的一天下年,指挥部及大队的领导在剑门牌村开会时获悉:汪精卫妻陈璧君为培植势力,让其契仔伪四
十三师师长彭济华派一个营正护送千多名青年学生从石岐去翠享参加军官训练。指挥部当即决定速战速决,给这伙敌
人一个迎头痛击以粉碎其関谋。谢立全、谭桂明、欧初、肖强等带领游击大队20多人和刘震球民兵集结队员30多人立即
赶到口村外公路旁,伏击敌尖兵排后即撤出阵地,副大从长肖强在掩护战友撤退时英勇牺牲。是役共毙伤敌伪20人,做获武器弹药一批。受惊的学生纷纷离去,训练团不得不解散,崖口伏击战行动果断。打破了敌人的军事活动

1944年元旦前后,澳门天主教会安神父到石门路村传教。义勇大队领导欧初、杨子江曾与其接触,并通过其向澳葡当局转达希望双方建立联系的信。而澳门方面正苦于伪军和土匪的骚扰,欲取得五桂山抗日武装的帮助。同年8月,游击队先后派梅重清、黄乐天、郭宁同澳葡警察厅政治部秘书慕拉士洽谈;达成以下协议:义勇大队同意配合维持澳门外围治安;澳葡当局同意五桂山部队在澳门进行不公开的募捐、收税和购买少量的弹药、药品及送伤病员到澳门治疗。